跪下、扇耳光、虐待、校园欺凌是“孩子之间的一个小小矛盾”?

“抬头说,‘爸爸,我错了’!看着我说!”在视频中,一名12岁的女孩被迫跪在地上。她周围的几个女孩打了她一巴掌,威胁她:“我要报警吗?打电话给警察,他们找不到我。

7月21日晚,一段“一个小女孩在宜兴的公园里被殴打和欺负”。

江苏省宜兴市警方迅速展开调查。

7月22日,警方发出通知,称所有涉案人员都是未成年人,并在监护人陪同下自愿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

宜兴警方第二天发布了第二份通知,称被欺负的女孩和肇事者年龄相同,都是12岁和13岁的初中生。

这不是今年第一次校园欺凌事件。

半个月前,四川省达州市的一个女孩被暴力欺负。

据媒体报道,这名热门女孩被怀疑“穿着女孩的裙子”。

此前,一名自称是山西祁县职业高中学生的网民贴出帖子称,他被宿舍同学欺负,被烟头烫伤,还被水溅到床垫上。

海南三亚的一名小学生用刀刺伤了他的同学的眼睛,理由是他受到威胁并收取保护费。

去年,根据郭敬明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上映,聚焦校园欺凌事件。

在电影中,女主角易遥因为家庭贫困和难言的疾病而被二号女生羡慕和欺负,但她却被优秀的男生崇拜。

饱受屈辱,易遥自杀前的独白令人心碎:“如果我永远也忘不了,我怎么能被你欺负和侮辱,把粉笔灰放进嘴里是什么感觉,用打火机烧头发是什么感觉?如果我永远也忘不了,一个接一个杀人是什么样子,如果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也别想忘记,你骂我最难听的话,编造了最下流的绰号……”还有许多关于校园欺凌的外国电影和电视剧。

美国电影《奇迹男孩》(Miracle Boy)讲述了一个面容畸形的男孩在学校被同学隔离,但最终凭借他的智慧和善良赢得了友谊。在韩国电视剧《我的身份证是江南美女》中,那个曾经因为长相不佳而被欺负的女孩遭到了整形手术的袭击。

在现实生活中,日本也经历过校园欺凌导致的自杀悲剧。

据此前媒体报道,日本教育、文化、体育、科学技术部的记录显示,自杀率将在每年的9月1日,即新学年开始时上升。

一名日本高中生曾在采访中解释道:“在夏末,学生必须返回学校。

一旦他们开始担心被欺负,他们可能会选择自杀。

今年,几名学生在日本“休息十年”后自杀。校园欺凌的严峻形势再次引起了日本社会的警觉。

国内形势也不容乐观。

去年10月,云南宣威的一名女学生服药自杀。这名女学生的家人说,刘死前在学校被同学欺负过。吃过药后,他给他父亲打电话,哭着说:“我没脸在学校学习”。去年,江苏徐州一年级和三年级的一个女孩从阳台上跳下来摔死了,留下了一张自杀遗书,表明她在校园里遭受过欺凌…无论是从影视剧的反映还是从实际情况来看,在教育水平相对发达或相对落后的地方,校园欺凌都不同程度地存在。

《中国新闻周刊》随机采访了来自不同地区城市和村庄的十几名成年人。不管他们在校园里是否被欺负过,几乎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在学校里“没有任何理由地被欺负”。


它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逐渐消失,即使它消失了,也不是一个影子。

也有以前的“校园恶霸”,他们在长大后回忆起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的蛮横和欺凌行为,感到难以置信。

欺负的本质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被同学孤立甚至欺负的原因是什么?许多案例告诉你,这可能是因为受害者很胖,看起来很糟糕,或者有优越的家庭条件,追求者,甚至是小的个人偏好,比如“喜欢穿女孩的裙子”。

许多目击者说校园欺凌的原因实际上是“没有原因”。

一些学者指出,“校园欺凌”是指学生同伴之间的攻击行为,其特点是“故意行为”、“反复攻击”和“欺凌”。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法学院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Tong Xiaojun)认为,许多年轻人会改变他们童年的个性,甚至在特定的成长阶段出现欺负行为,主要是因为在这个阶段,身体开始发育,年轻人有足够的行为能力,但他们没有足够的判断能力。

“如果没有指导,这个年龄组的孩子的行为与动物王国的弱肉强食没有什么不同。

童小军说,思想不成熟的年轻人经常采取强硬的方式来获得同龄人的认可和钦佩。这种方式可能是欺凌,并不限于通过直接身体接触的暴力。

心理评估和分析专家刘爱民说,“有些欺负者在开始欺负其他学生时往往会感到不安,但当欺负者和旁观者都不反抗时,他们就会更有动机欺负其他人。

“一些专家还认为,尽管欺负者往往有攻击和伤害的习惯,但他们往往同时具备一定的社交技能,在同学中更具吸引力和组织性。

他们缺少的是获得成就感的机会,处理负面情绪的能力,还有一些人缺乏同理心。

“有一些孩子因为人格因素、家庭因素、学业成绩因素,很难通过正常渠道获得尊重,并获得自尊感,所以经常通过压迫其他学生,在其他学生的服从和恐惧中获得优越感,从而使自尊得到补偿。

心理专家吴桐在《中国新闻周刊》上对此进行了分析。

如何用引导机制应对学校欺负行为?这是许多学生家长除了学业成绩之外最关心的校园问题。

“我们不能把欺负同伴的孩子视为天生的坏蛋。

童小军说,父母需要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成为欺凌弱小者,但是憎恨欺凌自己孩子的孩子于事无补。

“那些被认为是欺凌弱小者的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严厉的惩罚。

“但另一方面,童小军认为,我国对校园欺凌的预防和引导仍处于认识阶段。

“老师们经常认为这是孩子们之间的小冲突。他们很少意识到这是欺凌行为,也不知道这些行为会给孩子带来多大伤害。

“大多数老师没有意识到校园欺凌的发生/日本戏剧《非自然死亡》的截屏。童小军指出,目前,我国针对校园欺凌的措施主要是“大规模调查”,但欺凌往往是保密的,任何一方都不会主动披露。

”法律学者欧阳晨玉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虽然我国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但教育部发布了许多繁文缛节的文件,最高人民法院也发布了《关于学校暴力司法大数据的特别报告》,明确界定了学校和警察作为保护者的作用,但实际上,对青少年的保护仍然相对薄弱。

”欧阳晨羽认为,在许多最终导致杀戮的校园欺凌事件中,漫长而极其恶劣的欺凌过程没有看到救援力量的介入。

如何防止校园欺凌?心理专家建议,当欺凌出现时,他们应该勇敢地反击并寻求帮助。

童小军指出,反对校园欺凌不能仅限于教育和学校系统本身。只有与保护未成年人和儿童的国家服务系统相联系,才有改善的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