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勾搭”技术已经成为“参与大炮”的同义词。这个国家的第一个坏PUA案例已经被调查。

将女友驯化成宠物鼓励她割腕,揭露坏小子PUA如何教男孩骗钱自杀、养宠物和疯狂拔牙……近日,江苏省互联网警察查处了全国首例发布非法PUA信息管理的案件。

非法的PUA课程直接称妇女为“猎物”和“宠物”,并教唆诈骗妇女财产,导致妇女崩溃,并通过精神控制失去理智。

坏PUA,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照片/@江苏网警微博截图1“无聊,只是吹牛,学完这门课后,你可以追上几个月内追了几年的女神。

“李先生上过PUA的课程。

当时,他的爱情之路被封锁了,他以尝试的态度联系了PUA的书籍和课程。

但是因为他觉得内容是“干货”,他很快就停止了学习。

PUA被称为拾荒者,字面意思是“搭讪艺术家”。它的初衷是教没有安全感的男人如何吸引女人。

“事实上,它是教你如何“调情”,李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PUA课程有一整套程序,从如何和女孩搭讪到最终成功。

课程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如果你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也有导师可以为你提供“私人定制”的离线服务。

但是现在,PUA已经从简单的搭讪扩展到了整个性交过程,甚至演变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性崇拜”,成为学习交流“关于枪支”和“快速推进”的同义词。

它以女性为猎物,强调控制和压制女性。

PUA最广泛使用的是“五步陷阱”——通过五步来控制女性,以达到精神控制、财务欺诈和颜色欺骗的目的。

第一步是创造“皇帝”、“挥霍者”、“诗人”和其他人,而最后一步是“鼓励自杀”,这样女朋友们就可以通过自杀来证明他们的爱。

图片/微博截图显示,在该国第一个PUA案例中,PUA“突破道德底线”,直接称女性为“猎物”和“宠物”,或者教唆伪装成成功人士引诱无经验的女性欺骗财产,或者传授证据事实,比如如何通过暴力征服来瓦解女性,或者如何让女性失去理性甚至愿意自杀。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网页上搜索关键词“PUA”,发现该词已被屏蔽。

然而,在一些社交软件、PUA网站和购物平台上仍有相关课程。

一名教师声称有“4000多次约会经历,处理1600多名高分女生的经历”和“个人案件从来没有编码”。这门课程的主题都是关于“泡妞”。

“我觉得我这个,比那种渣男渣还厉害。

”“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恶心。

PUA瘾君子林恩(化名)在脱口秀“与陌生人交谈”中说。

PUA集团不小。

《中国新闻周刊》在PUA网站上看到其会员人数超过2万。

根据上述计划,据不完全统计,PUA发展学生在许多知名网站上的人数已达182.3万。

这也包括妇女。

反坏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发起人孔维维向“南窗”提供了一份问卷。统计结果显示,542名受试者中有62.32%接触PUA超过一年,其中67.84%为男性,32.16%为女性。

第二,“女人玩完后会更好,玩完后跪在那里。””一步一步给她洗脑(宠物形成模式)” “她会像女仆一样听你的,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当《新京报》的记者得知PUA是卧底时,她是这样被教导的。

李先生认识一个自称“打倒”许多年轻女性的男人。

成功后,他吹嘘,甚至与他人分享当时拍摄的淫秽材料。

这些措施给受害者造成了难以愈合的伤口。

《谷物雨实验室》2018年的文章《PUA的毒药:所有你认为可能是常规的爱》提到一个女人,她发现自己的男朋友是PUA的导师,有20个女朋友。

后来,她和男朋友分手,流产了。

此后长期焦虑抑郁无法工作,甚至想自杀。从那时起,他就一直焦虑抑郁,无法工作,甚至想自杀。

也有一些受害者被笼罩在阴影中,不敢相信其他人。

“还害怕吗…如果你发现自己被骗了,损失将是毁灭性的。

“与陌生人交谈”采访的受害者吴明(化名)加入了“小红帽”,并开始与坏PUA作战。

然而,也有肇事者——PUA学生,他们也受到PUA的伤害。

琳恩今年22岁,是个三年级学生。

然而,在他被困在PUA后,他停止上课,也不和周围的人交流。

他曾经说过,“如果爱情是一场游戏,那么我将会成为最强大的国王。”但是在许多场比赛之后,他再也不想联系任何人,觉得没有什么有意义的。

结果,他情绪低落,自我封闭,辍学一年。

在上述“谷物雨实验室”的文章中,一位前PUA课程讲师也说,“这份合同,像魔鬼一样,似乎得到了很多东西,但事实上却失去了越来越多的东西。

“事实上,许多PUA教师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孔维维告诉《与陌生人交谈》,PUA“开启了一种性别间相互伤害的模式”。

这三门课程每名PUA学生收费超过1000元,他们在三个月内向国外出售几十门课程,收入超过3万元。

PUA教学网站“极恶联盟”的经营者徐某因违反《网络安全法》第四十六条,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违法行为,被行政拘留五天,罚款五万元。相关网站和通信团体被下令关闭,所有违反法律法规的PUA课程都被清除。

照片/@江苏网警微博截图这是全国首例查处PUA非法出版的行政案件。

《南方之窗》写道:政府首次明确表示出售和教授PUA课程是非法的。

PUA被引进中国已经十多年了,坏PUA的危害已经显现。

然而,由于各种实际问题,很难纠正坏的PUA。

警方报告称,公安部此前曾要求各地清理“2018网”专项行动中违反法律法规的PUA课程网上销售行为。但是,由于“在此类案件中,法律适用和取证存在争议和困难”,公安机关在清理相关信息和关闭相关网站的过程中,未能有效打击出版者。

许多受害者不敢或不知道站出来反对PUA,因为他们害怕报复,甚至不知道他们遇到了PUA。

即使他们报警,他们仍将面临获取证据的困难。

“大多数PUA人打着改善男女关系的幌子,这种关系很容易被认定为民事关系,公共安全很难干预。

北京田萍(长沙)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景成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PUA机构普遍具有较强的法律意识,违法犯罪手段相对隐蔽。

一些网民认为坏PUA是有害的。在这种情况下,警方只拘留了违法者5天,并处以5万元罚款。惩罚太小了。

刘敬成说,兜售一门糟糕的PUA课程需要根据课程的内容、受众和有害后果判断它是否构成犯罪,并追究刑事责任。它不能一概而论,应该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

“这种惩罚有法律依据,但没有威慑作用。

刘敬成认为,反PUA不仅要警告受害者学会区分“渣男”和“渣男”,而且政府部门要加强监督——做好PUA的预防和普及工作。鼓励和协助受害者获取证据并保障他们的权利;工商部门对企业情感咨询范围进行严格的门槛限制和资格审查;司法机关加大了打击坏PUA犯罪的力度,完善了相应的处罚规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